<em id="3tkp1"><ol id="3tkp1"></ol></em>

      <dl id="3tkp1"><ins id="3tkp1"></ins></dl>
      <div id="3tkp1"><tr id="3tkp1"></tr></div>

      <sup id="3tkp1"><menu id="3tkp1"></menu></sup>

      <sup id="3tkp1"></sup><em id="3tkp1"><ol id="3tkp1"><thead id="3tkp1"></thead></ol></em>

      异地非持牌被定违规 银行分支机构遭遇“生死劫”

        银监会近日下发的4号文(《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以及配发的意见和工作要点),与此前发布的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流动性风险管理新规、委托贷款管理办法等诸多监管文件,勾勒了今年银行业监管深水区全景。

        舆论普遍的关注点目前集?#24615;?#38134;行同业、理财、表外业务面临的空前监管力度上。但事实上,摆在银行面前一个颇为棘手的问题,是异地非持牌分支机构是否要撤退;如果不需要,又该如何尽快拿到牌照。

        “我们都开玩笑,我们是不是都要撤了。”一名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无奈笑称,“那如果我们撤走了之后,陆家嘴的租金是不是要降了?”

        有报备 无持牌

        前述“4号文”将“未经批准设立分支机构、网点,包括异地事业部、业务部、管理部、代表处、办事处、业务?#34892;치?#23458;户?#34892;치?#32463;营团队等,并从事业务活动”列示,定义为违规。

        “第一条影响太大了,关乎数百个业务部门去与留。仅上海这边未经上海银监局审批来设立的非持牌银行业务部门,有200多家,主要集?#24615;?#38470;家嘴的恒生银行大厦、?#38750;?#37329;融?#34892;치?#19978;海?#34892;?#36825;几栋楼。?#34892;?#26159;以部门?#38382;?#23384;在,?#34892;?#26159;部门的驻外团?#26377;问?#23384;在;多则百号人,少则几号人。这些部门都没有跟向上海银监局报备,更谈不上报送业务数据,而是受法人行所在地银监局管辖。”一名全国性股份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告诉记者。

        事实上,“有报备,无持牌”可说是银行驻沪业务部门的普遍现状。记者采访了各类银行共12家(含经营区域受限的城/农商行),他们均向记者?#20174;?驻上海的同业业务、金融市场业务部门/团队仅向总行所在地银监局报备,相关的“资金运营?#34892;치?#29260;照?#24615;?#30003;请或准备申请。

        近年来,北京、上海基于信息、资金、资源、交易对手、人才聚集辐射的巨大优势,吸引了众多商业银行设立资金运营、信用卡、票据、同业等相关业务据点。一个有据可查的监管数据是,截至2017年5月末,京沪两地共有41家专营机构(含信用卡?#34892;치?#31080;据?#34892;치?#36164;金运营?#34892;치?#23567;微企业金融服务?#34892;치?#22269;际业务结算?#34892;奈?#22823;类)。据记者了解,如果分地域看,在沪商业银行持牌专营机构要比北京略多一些;若分类型看,两地持牌机构信用卡?#34892;?#21344;大多数,资金运营?#34892;?#23525;寥无几,目前仅兴业、平安、南京银行等少数几家银行拿到了资金运营?#34892;?#29260;照。

        监管层将再启动调研

        上百个业务据点“一刀?#23567;?#24335;地退并回总行,并非小事一桩。

        监管层如何看待“撤与不撤”的问题呢?“其实现在4号文出来,也是一个面上的东西,各地银监都还在学习,具体的还是要等会里决定怎么做,是和去杠杆一样也有存量增量、过渡期呢,还是其他的。”一名不愿具名的监管人士告诉记者,“如果一棍子打死也容易产生一系列的不可控影响。”

        不过,随着金融去杠杆进入深水区,很多资金业务其实面临收缩。“其实我们自己都不是特别乐观。现在业务不好做,之前因为‘三三四’还停摆过一阵,利润少而且容易踩雷。如果说迁回总行,也是为了节约成?#26223;귙S行?#22312;上海有分行的其实也很好办,直接在分行办公就完事了,也没有那么难。”一位农商行人士告诉记者。

        一个动态是,银监会城市银行部将再启动最新一次调研,主要考察城商行异地机构基本情况、主要风险和问题、已采取措施及下一步工作?#25165;봓?/p>

        “不撤”的呼吁

        受访人士普遍表示,“4号文”出来后,确实会有部分机构有迁回总行的打算。

        “当时有关方面也跟我们说过,以后肯定会清理这种不持牌的,也不知道迁回去之后业务会发展得怎么样,可能就先试水;二是可能是没实行事业部制,或者还没达到持牌的要求,又不想把这些部门的人财物都放在分行去管理;三是可能不想受到法人行银监和上海银监的双重监管。”

        不过,大部分银行的看法,是希望监管层?#20204;?#32771;虑实?#26159;?#20917;,不要“一刀?#23567;괌?#20182;们的呼吁,主要集?#24615;?#20004;个层面。

        首先,界定“未经批准”里的“批准”是一个什么?#38382;?是否有且只有获得“金融许可证”的?#38382;健?/p>

        “是要向上海银监报批,还是口头汇报对方?#24066;?#23601;可以?又比如说我们进沪的时候向总行所在地银监局和人行报备了行不行?我认为这也是‘批准’的一?#20013;?#24577;。”一名受访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说。

        其次,应该回归政策的初心,看到异地机构的积极作用。

        ?#20449;?#21830;行人士结合该行实?#26159;?#20917;告诉记者:“在小城市,我们想招个研究生都难,更别说合适的交易?#34987;?#37329;融衍生品人才,你只有往外走,往省会城市或一线城市走。最重要的是,做资产做交易签合同,如果不见面,我们根本不放心。异地团队对于熟悉交易对手,并且引入先进的产?#21453;?#26032;、风险管理理念给母行,其实是很有意义的。所有的政策,肯定都是有初心的,它肯定是为了促进银行更加稳健发展。所以,我认为不能一下子迁回所有的异地机构,应该是以合适的方式引导他们更合规发展。”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
      밤땜枷寧朞巧군탉션

          <em id="3tkp1"><ol id="3tkp1"></ol></em>

          <dl id="3tkp1"><ins id="3tkp1"></ins></dl>
          <div id="3tkp1"><tr id="3tkp1"></tr></div>

          <sup id="3tkp1"><menu id="3tkp1"></menu></sup>

          <sup id="3tkp1"></sup><em id="3tkp1"><ol id="3tkp1"><thead id="3tkp1"></thead></ol></em>

              <em id="3tkp1"><ol id="3tkp1"></ol></em>

              <dl id="3tkp1"><ins id="3tkp1"></ins></dl>
              <div id="3tkp1"><tr id="3tkp1"></tr></div>

              <sup id="3tkp1"><menu id="3tkp1"></menu></sup>

              <sup id="3tkp1"></sup><em id="3tkp1"><ol id="3tkp1"><thead id="3tkp1"></thead></o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