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3tkp1"><ol id="3tkp1"></ol></em>

      <dl id="3tkp1"><ins id="3tkp1"></ins></dl>
      <div id="3tkp1"><tr id="3tkp1"></tr></div>

      <sup id="3tkp1"><menu id="3tkp1"></menu></sup>

      <sup id="3tkp1"></sup><em id="3tkp1"><ol id="3tkp1"><thead id="3tkp1"></thead></ol></em>

      2~3年内法定数字货币有望落地

        [我认为我们需要关注私人货币的风险,这些私人数字货币没有政府信用背书,且不受监管,可能对本国以及国际经济产生巨大风险,并具有很强的传染性。以我们目前发展速度,我认为不出2~3年,数字货币将成为现实。随着科技领域飞速发展,人们对传统银行纸币以外的法定数字货币需求量巨大,ITU将推动科技发展以提供更多数字货币科技解决方案并完成相关标准的制定]

        ^比特币又创新高 ̄、^比特币又受重挫 ̄、^比特币交易被叫停 ̄´´2017年以来,比特币等私人数字货币的消息轰炸着人们的眼球,即使是非?#38469;?#27966;的投资者也对其日益关注。

        伴随着暴涨暴跌和无序发展,中国、俄罗斯、韩国等国?#21483;?#23545;ICO(首次代币发行)和比特币交易采取了更为严格的监管政策,令其开始^戴着镣铐跳舞 ̄。

        全球金融领袖也纷?#20934;?#20837;对数字货币的辩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RobertShiller)认为比特币并无价值,持有比特币介于投资?#25237;?#21338;之间。全球金融监管者频频提示其风险。近日,摩根大通CEO戴蒙(JamieDimon)公开表示仍对比特币毫无兴趣,只不过对自己此前就比特币发表评论之举表示遗憾。从2017年9月将比特币称作^骗局?#24065;?#26469;,比特币已经?#38505;覗私?00%。比特币、以太币和瑞波币等三大虚拟货币的加总市值达4600亿美元,已经高于摩根大通的市值(3764亿美元)。

        市场热度?#20013;?#21319;温的数字货币被不少人认为是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的新工具,但也在监管、市场秩序、投资者保护、反洗钱等领域给全球货币?#26412;?#21644;监管者带来巨大挑战。正是在此背景下,建立起一套统一的全球监管标准,引入法定数字货币等,显得越来越刻不容缓。

        事实上,主要国家的中央银行基于数字货币也已进行了大量实验,它们逐渐意识到,唯有发行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CBDC/DFC,才能从根本上有效保障法定货币的市场地位。

        ^不出2~3年法定数字货币即可落地发行。 ̄国际电信联盟(ITU)标准?#20540;?#20449;标准化部门主管BilelJamoussi在接受第一财经独?#26131;?#35775;时指出。

        作为联合国15个专门机构之一,ITU目前已将数字金融服务?#25512;?#24800;金融作为其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并成立了专门的数字金融服务和法定数字货币焦点工作组,将全球80多个国家的央行、工信、电信监管部门、移动支付公司等利益攸关方汇集在一起,探寻法定数字货币解决方案。

        央行发?#21448;?#23548;引领作用

        第一财经:近日国际电联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ITU-TFG-DFC)第一次法定数字货币标准化研?#21482;?#39034;利召开。对于央行而言,当务之急是推动法定数字货币的发展。ITU在其中扮演了什么重要角色?

        BilelJamoussi:这次法定数字货币标准化研?#21482;?#26159;数字金融焦点组的自然产物,数字金融服务焦点组始于2014年,主要聚焦于普惠金融。焦点组的首要目标是希望各国监管层、央行以及电信管理者注意到,在移动通信普及的大背景下,可以通过使用移动现金(mobilemoney)缩小金融差距,提供普惠金融服务。

        两年来,数字普惠金融相关话题受到热?#26131;?#25447;,许多央行监管者来到ITU焦点组,与电信监管者进行交流沟通。任何成员国所属的机构、公司、组织以及个人都可以加入焦点组,在这个公平竞争的平台上能进行更深入的探讨。

        多方融合讨论的方式对于ITU而言并不陌生,此前在ITU其他焦点组中也多有尝试。而当前全球需要更多科技、信息通?#37117;际?ICT)与其他领域的共同对话。此前数字金融焦点组也邀请多国央行官员参与讨论,最终,数字金融焦点组(DFS)在官网上发布了20多份报告,给出85条建议来消除金融差距提供普惠金融。

        此前数字金融焦点组讨论产生了两件事,第一是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的诞生,第二是普惠金融倡议。该倡议得到世界银行、支付与市场基础设施委?#34987;?CPMI)等机构认可,并由盖茨基金会资助。

        2017年5月,ITU提议一个主管机构组织电信标准部创设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经过3天长时讨论,对法定数字货币内容以及可能产生的结果进?#24615;?#21028;后,ITU成员认为法定数字货币与ITU当前工作高?#35748;?#20851;,特别是将法币转换成数字形态时网络基础设施、网络安全性等问题。焦点组研究的范围包含了全部数字货币,不仅包含法定数字货币,?#19981;?#30740;?#31185;?#20182;数字货币。

        第一财经:央行和来自央行的管理者在DFC焦点组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BilelJamoussi:从第一次法定数字货币标准化研?#21482;?#26280;第一次焦点组工作会议中,我们就可以看出,来自40个国家的约130人中,包含了大量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央行人士。

        此外,还有来自多国的电信监管者参与,形成了很好的生态系统。

        新的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有3个工作组。第一个聚焦监管和经济问题;第二个工作组主要专注法定数字货币生态系统;第三组专注于数字货币安全。

        第一财经:ITUDFC焦点组的主席来自私人部门,私人部门除了推动整个行?#21040;?#27493;外,还会?#27604;?#33258;己的利益。对于DFC标准的讨论、货币政策以及微观政策,ITU与例如BIS(国际清算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其他标准制定者有何不同?

        BilelJamoussi:这恰恰是ITU的独特之处。就ITU的构成而言,ITU包括193个会员国,但我们还有700个私人公司和150所大学及学术机构。

        这使得ITU十分独特,可以让私人部门发?#21448;?#23548;作用,带领焦点组进行研究。这对于ITU而言并不是特例,我们许多焦点组的工作?#21152;?#31169;人部门公司主导,例如某些焦点组的部分研究由诺基?#24688;?#21326;为等公司主导。

        但他们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不是推广自家公司的观点,而是作为知?#23545;?#21338;的专家,由于私有部门的一些公司对所处行业的?#38469;?#26631;准了如指掌,知道什么标准需要被纳入行业领域。

        此外,由于ITU是贡献导向型的,在会议中,不同会员的观点、意见都会被汇总,最终形成一致认识作为问题的解决方案。结合公司、政府、学界的观点,能够让ITU有一个更国际化的标准,最?#23637;?#20026;?#21040;?#20351;用。例如,95%的互联网光纤标?#38469;?#30001;ITU制定,H-64、H-65标准因为其兼容性让视频传播变得更加高效便利。

        以此类推,在法定数字货币领域,ITU也可以安全高效地为其制定标准。

        第一财经:回顾ITU历史,如何?#21019;?#26032;兴市场国家、发达国家扮演的角色?谁发挥更大作用?

        BilelJamoussi:ITU已经成立了152年,当时由40多个国家创立ITU,大部分是?#20998;?#22269;家,此外还包括美国、加拿大等。但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国家加入ITU,在亚洲,中国、日本、韩国越来越发?#21448;?#23548;作用,成为ITU非常活跃的贡献者。

        ITU的第二大目标就是减少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差异。所以ITU成立了一个非常活跃的项目,训练发展中国家的专家,为ITU研究组贡献学术成果,教这些发展中国?#26131;?#23478;如何呈现自己观点并为自己观点辩护,最终使得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成员之间形成共识,使得发展中国家的诉求也能在国际标准中得到体现。

        在我看来,过去4~5年中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成员参与踊跃。至少40个发展中国?#19968;?#26497;参与了ITU的学术研究组,并在其中发挥了主导作用。

        需关注私人货币风险

        第一财经:数字货币无论在中国还是全球?#38469;?#20010;新概念,但却以非常快的速度发展,与传统的纸币相比,数字货币可以轻松逃过监管,对全球货币体系和金融市场产生影响。你认为当前全球主要国?#24050;?#34892;对数字货币可能产生的影响是否?#29616;?#39044;估不足?

        BilelJamoussi:我认为,科技发展总是领先于监管环境的变化。我认为央行的监管者更加保守,他们的监管对经济至关重要,所以他们对新科技可能对传统金融秩序产生的影响十分谨小慎微。

        科学?#38469;?#23545;传统领域的革新在ITU内部已经司空见惯。例如科技对于电信监管的革新以及互联网对传统即时通讯领域监管规定的?#35851;?#31561;。

        随着科技发展的进步,很多货币支付场景实际上已经不再通过现金、银行卡等传统的交易工具实现,更多是通过移动端的交易如电子货币(e-money)以及其他移动现金实现。

        以移动现金为例,目前全球率先使用移动现金的国家并非发达国家,例如在中国移动支付非常盛行,此外非洲的出租车司机无法携带非常多的现金,所以探索出了其他方式,将钱存在?#21482;?#31227;动端,更加安全。

        我认为,最为关键的是,央行、CPMI等监管者们需要一个平台来加深对数字货币的理解。

        例如有人认为DFC是完全新鲜的事物,不仅仅是数字形态与移动支付,还可以24小时不间断。有人表示法定数字货币未来可以成为智慧货币,加入机器学习能力。这些创新都会推动央行与电信监管者更深层次理解数字货币,明白这些?#38469;?#23545;市场以及监管的影响,从而调整监管来?#35270;际?#30340;发展。

        第一财经:目前对于私人数字货币例如比特币,西方的监管形态不如中国严厉。你对私人数字货币和法定数字货币的看法是什么?

        BilelJamoussi:我相信所有的央行监管者都为此感到焦?#24688;CPMI发起的金融科技与创新专项团?#29992;?#30830;表示团?#26377;?#35201;关注科技领域的变化。

        我认为我们需要关注私人货币的风险,这些私人数字货币没有政府信用背书,且不受监管,可能对本国以及国际经济产生巨大风险,并具有很强的传染性。所以我们看到全球已有一些国家将比特币的交易场所关停。我认为新的科学?#38469;?#21457;展需要有?#23454;?#25351;导,只有这样才可能成为被推广的?#38469;?/p>

        第一财经:目前比特币的需求很大,而供给却有限。对于比特币投资者而言,他们只要相信比特币代表?#23435;?#26469;货币发展方向,?#24378;?#25216;进步的代表,即便很少一部分人持有这种观点,其资金量都足以将比特币的价格拉高,你对比特币价格如何评价?此外,有观点认为比特币已经成为一种大宗商品,也有观点认为比特币有作为未来货币的潜力,你如何看比特币的本质?

        BilelJamoussi:我认为目前对于什么是虚拟数字货币还缺乏相关定义标准。一些投资者认为比特币是货币,所以加入投资大军,DFC焦点组可以最终形成一些标准。未来当标准出台后,会有具体的标?#21450;?#21161;投资者搞清比特币的本质是什么。

        第一财经:ITU为什么没有设立私人数字货币焦点组?

        BilelJamoussi:我们有分?#38469;角?#22359;链的研究焦点组,此外还有数字法定货币的焦点组。没有设立私人数字货币组的原因是我们?#20004;?#26410;收到任何申请。

        ITU成立焦点组的申请均来自ITU会员。任何新焦点组的创立?#38469;?#30001;现有ITU会员提议,获得成?#24065;?#33268;认可后焦点组方可成立。^共识 ̄由ITU小组主席询?#24066;?#32452;成?#36125;?#25104;,如果没有反对,那么便认为是共识。如果有一两位成员始终反对,那么则由主席进行记录。

        但是ITU也有投?#34987;?#21046;,如果成员中有人不同意主席的决定,或者辩论?#20013;?#36827;行了很长一段时间,需要做出决定时,ITU成员可以组织投票来决定。一个会?#24065;?#21487;以申请投票。

        我们有两套决策系统,由于我们是联合国下属组织,不希望成员有赢家、输家,所以采取^共识 ̄的方式决策,但如果共识无法达成,我们会采用投票的方式。投?#24065;话?#38024;对治理结构而不?#24378;?#25216;研究。

        2~3年内法定数字货币或可落地

        第一财经:就法定数字货币领域而言,目前有ITU、ISO等标准?#21483;?#20986;台。你认为当前就安全标准而言,现存的一系列标准足?#25381;?#20184;数字货币的复?#26377;月?未来我们还需要哪些新的标准来应对数字法定货币风险?

        BilelJamoussi:目前谈DFC具体标准还为时?#24615;?这些标?#38469;?#26412;次DFC焦点组工作的重点议题之一。目前ISO已经有个团队针对DFC安全开启标准制定工作,但目前?#24418;?#23436;成。ITU同样有一个研?#20013;?#32452;致力于金融安全与风险防范的小组,目前来谈论DFC所有的标准成分还为时?#24615;?我认为需要进一步工作。

        第一财经:根据你在标准制定领域的经验,你认为DFC所有的标准制定完成、基础设施搭建完毕、正式发行数字法定货币需要几年?

        BilelJamoussi:以我们目前发展速度,我认为不出2~3年,数字货币将成为现实。以ITU一般经验看,以往我们的焦点组第一次会议只有大约50人?#20301;?但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第一次法定数字货币第一次焦点组工作会议却有130人参加,来自40个国家,具有非常强的多样性。

        随着科技领域飞速发展,人们对传统银行纸币以外的法定数字货币需求量巨大,ITU将推动科技发展以提供更多数字货币科技解决方案并完成相关标准的制定。

        第一财经: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是与原有金融基础设施的对接。就目前主流金融基础设施架构而言,RTGS已经进入生命周期的最后阶段。如果2~3年内法定数字货币DFC可以落地,那?#21019;RTGS到新的以?#35270;DFC运作的新系统,我们需要做什么样的转变?这个转变未来2~3年能够实现吗?

        BilelJamoussi:我认为未来需要一套迁移策略来?#24230;?#26032;的法定数字货币系统。在今日焦点组的监管课题组,以及法定数字货币生态构建课题组,都提到需要一套迁移策略,我们希望能够从这个工作组中得到一些建议和明晰答案,如何将原有系统迁移到未来?#35270;DFC的系统。不过我认为目前我们已有的科学?#38469;?#21487;能不足以支撑这个迁移,未来需要更多科技创新。需求会被明晰分类,期待更多的科技解决方案。

        第一财经: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很多?#38469;?#24050;经准备充足,但也有一些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就?#38469;?#23618;面而言还为时?#24615;?#20320;怎么看?

        BilelJamoussi:我认为所有的科技发展在引入实践的过程中都会经历过度兴奋的阶段,这是好现象,因为这会给人们动力让新的科技革命发生。但实践中我们?#19981;?#36935;到挫折和打击,然后在反复试验中得到整个系统的平?#20173;?#34892;。

        就现阶段而言,很?#35759;?#23450;我们的?#38469;?#20934;备是否已经充分,但数字货币一些核心组成部分的科技成绩有目共睹。目前焦点组会将这个专题作为讨论重点,期望能够引导一些基础部分标准的制定。此外因为除了DFC焦点组,还有其他成员在与法定数字货币系统中,希望他们也能够提供一些足以克服困难的?#38469;?/p>

        兼顾隐私与安全

        第一财经:如果细看DFC的监管政策,消费者保护?#19988;?#22823;关注热点。此外税收问题也至关重要。例如比特币、ICO以及这两者的收益部分按理说?#21152;?#25910;税。然而事实上,由于缺乏跟踪电子交易的系统,所以税收也无从谈起。你认为随着?#38469;?#21457;展,税收问题如何解决?

        BilelJamoussi:我认为法定数字货币其中一个优势是为交易提供了更多的?#35813;?#24615;。因此,可以帮助政府更有效征税。将来央行对DFC的交易情况会越来越了如指掌,税收问题将迎刃而解,本次焦点组的监管专题将对税收问题进行重点讨论。

        但我认为这个问题也是经济学上的问题,而不?#30475;}强?#25216;问题。科技能够使得税收变得更容易,但是否征税、征税多少,则是取决于各国政府决策机构。

        第一财经:科技能够发?#21448;?#35201;作用,DFC一方面要确保匿名性,另一方面又要实现数字货币的可追溯,以应对电?#29992;G字?#30340;网络犯罪的快速增长。二者如何做到平衡?

        BilelJamoussi:ITU会研究DFC的安全性和匿名性。ITU的任务是提供科技支持,让DFC在设计上能够保护个人隐私,同时兼顾安全性。但我认为最终仍将由政策制定者决定如何应用科技来应对洗钱以及网络犯罪等问题。

        第一财经:由于暗网的存在,标准制定者的角色更?#21448;?#35201;。ITU专家如何发挥更大作用?

        BilelJamoussi:我认为科技专家负责提供的科技如何使用,是政策制定者的事情。ITU曾研究过人脸识别?#38469;?可以用于保护个人隐私,如何使用这一标准则由政策制定者决定。

        如何平衡安全性与个人隐私?如果你想知?#28010;?#26377;的事情,你或许会侵犯公民的隐私。但是如果公民有很多隐私,当不正当行为在网络上进行时,政府什么都不知道。显现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必须要在设计之初便考虑到兼顾安全性与隐私。

        第一财经:你认为目前DFC面临哪些科技隐患?

        BilelJamoussi:刚刚开启的焦点组有专门课题组讨论与研究数字货币的安全性,需要确保数字货币无法伪造,同?#24065;?#35201;确保数字货币在交?#23383;?#30340;安全性。

        并不是?#30340;?#21069;科技没做好准备,而是我们要做好指导工作。如果遇到灾难、战争或海啸,电力供应不足的情况下也要保证数字货币正常运转。不过我们看到目前纸质货币、银行卡中的货币?#19981;?#21463;到灾难影响,并不只有数字货币才有上述风险。

      独?#26131;?#26639;

      热门推荐
      鴻叫噴匯僉励姫催室派

          <em id="3tkp1"><ol id="3tkp1"></ol></em>

          <dl id="3tkp1"><ins id="3tkp1"></ins></dl>
          <div id="3tkp1"><tr id="3tkp1"></tr></div>

          <sup id="3tkp1"><menu id="3tkp1"></menu></sup>

          <sup id="3tkp1"></sup><em id="3tkp1"><ol id="3tkp1"><thead id="3tkp1"></thead></ol></em>

              <em id="3tkp1"><ol id="3tkp1"></ol></em>

              <dl id="3tkp1"><ins id="3tkp1"></ins></dl>
              <div id="3tkp1"><tr id="3tkp1"></tr></div>

              <sup id="3tkp1"><menu id="3tkp1"></menu></sup>

              <sup id="3tkp1"></sup><em id="3tkp1"><ol id="3tkp1"><thead id="3tkp1"></thead></ol></em>